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摄影 > 新闻内容

yabo23|首页

时间:2020-05-22 08:47:58  来源:  作者:  浏览量:

 从司空见惯的日常中见出“非常” 

 

疫情缓和,城市渐渐露出表情。不久前,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举行了新春以后首场线下活动。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摄影评论家顾铮《城市表情》增补第三版发布,在久违的蓝天白云与绿茵草坪间分享了新书和一场小型摄影展。

“如何从司空见惯的日常中见出“非常”,实在是太吸引人,也太考验人了。” 顾铮说,“疫期空城图像的广泛流播,这一定程度上起到某种安慰功能,它告诉全球各地的人们,这是人类面对疫情时所做出的基本一致的判断、反应与措施。”

陆元敏,《上海》系列之一 翻拍自图书

街道,上演人间活剧的剧场

澎湃新闻:在评价尤金·史密斯时您写到:“每个都市的具体性决定了摄影家无法以一批支离破碎的影像来归纳出一个足以代表都市的影像报告。这就是都市摄影家的一种宿命。都市是无从概括的,而摄影在本质上也不足以担当概括都市的重任。”您为何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提出“都市摄影”的概念?1990年代最初构思写作这些文章的背景,以及当初的写作心情又是怎样的?

顾铮:我在八十年代中期拍摄上海,既是被上海街头的活力所吸引,也是不满当时许多摄影人只以跑到外地名山大川(那时还不能随便去外国)或穷乡僻壤去“创作”为荣的风气。当然,作为一种“志异”的手段的摄影,跑到外面去拍摄是摄影天生的特权,而且外面的世界确实很精彩。但是,我仍然觉得,发生在我们身边周遭的各种、每时每刻在城市街道上上演的人间活剧,难道不值得我们去面对吗?而且相比去异乡拍摄那些明显新鲜感十足的异物异事,拍摄身边事物其实更具挑战性。因为如何从司空见惯的日常中见出“非常”,实在是太吸引人,也太考验人了。

曾力,《北京草厂五条胡同11号》2007 翻拍自图书

像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它的精彩在于,就像我自撰的一句话,叫“百步之内必有惊悚”。我认为,在城市街道,只要有人流动,就会有事情发生。你只要把镜头对准人,你就会发现许多你忽略的人、事、物会通过人在行动表现出来。人就是城市的表情。而城市的秘密由人承载。街道,就是由人、事、物这三个要素组织起来的人间剧场。街道,是人间活剧上演的场所。我后来有机会策划过一个叫《剧/场》的展览,就是想要提出这个看法。人、事、物这三者在街头碰撞,还有什么比在街道看人所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更刺激的事了?人、事、物的无序堆积,必然发生某种化学反应。引发反应的触媒之一就是照相机。就是那个手里拿着照相机在马路上“马浪荡”的人。以前家里老人说“马浪荡”,是指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是,马路上有这么多精彩场面,“马浪荡”就有生产性了。

当然,现在的街道,我是觉得没有以前精彩了。为什么?主要是人和空间发生了变化。街道比以前看上去整顿得干净多了,但这个干净是致命的。街道了无生气了。在整洁的街道上,人们可能比较注意自己的举止了,神色也俨然了,这当然是与街道的整饬相匹配的,但恰恰就此没有了一种生气与活力。

已有位网友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匿名发表